石家莊市龍匯精細化工有限責任公司
<noscript id="vlbw5"><tr id="vlbw5"></tr></noscript><optgroup id="vlbw5"><wbr id="vlbw5"></wbr></optgroup>
  • <dl id="vlbw5"><menu id="vlbw5"><small id="vlbw5"></small></menu></dl><div id="vlbw5"><s id="vlbw5"></s></div>
    溫馨提示:
     
     
     
    3月底有媒體曝光從權威渠道獲悉《有機磷農藥水污染物排放標準》不再向前推進,合并后制訂的《農藥工業水污染物排放標準》年內也不可能推出,并表示:“標準將放寬,以使大企業得以保全,小企業也不會受到歧視”;此外也曝光了環保部將組織針對草甘膦行業的專項環保核查,并分析表示:即使考慮母液治理成本,中小企業也有生存空間,大量小企業被淘汰出局的愿望或將落空,行業整合預計沒有市場預期的那么快。
     
        該報導被紛紛轉載,并被引為一些市場投資及價格走勢的依據。本來相關政府管理部門尚未有明確消息出臺,筆者并不想多做點評,但個人感覺有關結論明顯與社會觀感相背,因而不揣冒昧,特撰寫本文與大家分享。
     
        首先,《有機磷農藥水污染物排放標準》再三難產為哪般?
     
        檢索環保部網站公告,不難發現二○○八年十一月十四日,環保部發布有環辦函[2008]807號《有機磷類農藥工業水污染物排放標準》(二次征求意見稿)及其編制說明,文件顯示,該標準編制組成立于2003年11月,首次成稿并征求社會意見是在2005年4月22日,主管部門為環境保護部科技標準司。
     
        不難看出,該標準歷經十年,竟致難產,難道真如報導所言,將放松標準而讓大多數企業過關?以往的農藥管理確實存在著一嚴就死,一松就亂的問題。難道仍未找到破解之道?
     
        經筆者向業內資深人士了解,我們盡可能嘗試去還原這其中的變遷:首先,早前標準遲遲不能推出,確實有行業廢水治理技術欠缺,企業想拖的因素,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導向,也使標準推出面臨各種阻力;經過這十年的發展,行業一批優勢企業在國家清潔生產產業政策的引導下,在資源綜合利用及三廢治理技術創新上已經取得了較大的進展,他們是希望標準及時推出的,而且要有一定的前瞻性,在行業三廢治理先進技術經濟可行的前提下,適度從嚴。因為農藥生產已經背負了太多的社會壓力,只有切實做好三廢治理,破除地方保護,才能贏得社會的認可,才可能實現健康可持續發展。
     
        《農藥行業水污染物標準》尚未制訂出臺,草甘膦企業環保核查尚未推出,但我想標準制訂及核查推進的目的應該是明確的,那就是切實減排,以保護我們賴以生存的環境,保護人民的健康,在此前提下實現行業可持續發展。然而為什么我們證券記者及業內相關人士得出的結論與目標相背,而這一結論似乎更為社會所認同。這不得不讓我們深思。
     
        我想,這是因為,在既往的發展過程中,當經濟發展與環保治理發生矛盾時,我們往往選擇經濟,而放松對環保的監管。而當前我們面臨的又是怎樣的個局面呢?
     
        2013年,當全國性的霧霾襲來,當山東濰坊地下排污揭開地下水污染日趨嚴重的事實,當癌癥村地圖被公布,當網民紛紛邀請地方環保局長下河游泳之時,當媒體兩會期間置疑數萬億的環保投資并沒有換來清新的空氣、放心的飲用水、放心的食品之時,民心所向應該是很清楚的。環保已經到了必須歸還歷史欠帳的時候了。在強調經濟發展的時候,必須強調環保,兩手都要硬了。
     
        3月17日“兩會”結束后,李克強總理在記者招待會上明確表示“不能以犧牲環境來換取人民并不滿意的增長”27日又在其主持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上強調:在重點地區有針對性地采取措施,加強對大氣、水、土壤等突出污染問題的治理,集中力量打攻堅戰,讓人民群眾看到希望。
     
        而工信部部長苗圩25日在北京出席“中國發展高層論壇2013”年會上表示:下決心加大節能環保這些指標的約束作用,淘汰一些生產能力。通過淘汰落后的生產能力,給先進生產能力的發展騰出市場空間,也為節能環保做出相應貢獻。 
     
        據悉,《農藥工業大氣污染物排放標準》的制定已經環境保護部審批通過,列入2013年環境保護標準制修訂計劃中,并由環保技術標準研究專業委員會和中國農藥工業協會合作共同完成,4月下旬將組織行業企業在北京召開座談會,研究有關問題。
    而今年不少農藥原藥供應緊張,其實大多與各地環保監管的加強有關。其實農藥行業協會早就意識到農藥行業面臨的巨大壓力,組織了專門力量在行業內大力推進HSE以及社會責任關懷體系的建設。農藥行業企業如果不努力做好三廢治理,也許能逃得過一時,但終將有付出代價的一天。
     
        同時我也奉勸那些計劃在農藥行業賺一票就走的老板,還是早點退出這個行業,以犧牲環境為代價換取的金錢不可取。同時,環保監管的加強,成本的提高,必將提高企業的運行成本及經營風險,促進行業生產的集中。這是農藥行業產業政策的導向,也是農藥行業發展的必然趨勢。而現在正處在這樣變革的一個關鍵時期。
     
        《有機磷農藥水污染物排放標準》雖然暫時難產,但草甘膦環保核查仍在推進中,我想這既表明了環保部對推進農藥行業減排的決心,也反映了環保部在沒有可操作性的標準情況下,已經有了可操作的辦法,讓我們拭目以待。
     
        同時,我們應該看到,我國草甘膦生產企業主要集中在長江、錢塘江等主要飲用水源地,只有切實做好環保治理,積極餞行社會責任關懷,實現與環境的協調發展,草甘膦企業的生存發展才有保障。
     
        未來的草甘膦行業集中度必然會大幅提高,小企業或許仍會有一些,但20萬噸左右的大型草甘膦企業集團將占據絕對的市場主導地位。草甘膦市場的發展也將更加平穩,競爭更加規范。
     
        其實,只有農藥行業生產適度集中,環保治理成本得到應有的體現,行業具有合理的利潤,農藥行業的發展才會更為健康。當前農藥行業普遍的低價競爭看似農民得了實惠,但其實農民并沒有得到真正的好處。
     
        低價的結果是以犧牲環保、弄虛作假、粗制爛造為代價的,再加上監管的落后,造成農藥行業因殘留、藥害、眾多的環保問題而給社會留下太多的負面觀感。同時國內守法經營的企業在這樣的經營環境中因成本過高,效益不好,創新及環保投入也受到相當的局限,從而難以培育出具有國際競爭力的大型農化企業集團。而另一方面,國際大公司則以其專利產品,在國內賺取高額的利潤,搶占越來越多的市場份額。不管是監管者還是身在其中的農化大公司都在思考如何面對國際農化巨頭帶來的挑戰。 
     
        有人認為抬高國內企業環保成本是國際農化巨頭的陰謀,如果是,那也是他們看到了國內面臨的巨大環境問題,有機可乘。而國內企業則必須直面問題,努力承擔起自己的社會責任。解決好環保問題的中國農藥企業,不會被壓垮,而是將跨上新的發展階段。(來源:生意社)
     
    石家莊市龍匯精細化工有限責任公司
    地址:河北省石家莊市趙縣趙元路55號
    銷售部
    電話:0311-83077998
    傳真:0311-83077998
    采購部
    電話:0311-84924007
    傳真:0311-84925150
    售后服務
    電話:0311-83077998
    傳真:0311-83077998
    郵編:051530
    版權所有©2009 石家莊市龍匯精細化工有限責任公司
    電話:0311-84925105 傳真:0311-84925150 網址:http://www.nfhz.tw 郵箱:lynhilj@yahoo.com.cn 冀ICP備05027514號
    福彩3d字谜图迷总汇九
    <noscript id="vlbw5"><tr id="vlbw5"></tr></noscript><optgroup id="vlbw5"><wbr id="vlbw5"></wbr></optgroup>
  • <dl id="vlbw5"><menu id="vlbw5"><small id="vlbw5"></small></menu></dl><div id="vlbw5"><s id="vlbw5"></s></div>
    <noscript id="vlbw5"><tr id="vlbw5"></tr></noscript><optgroup id="vlbw5"><wbr id="vlbw5"></wbr></optgroup>
  • <dl id="vlbw5"><menu id="vlbw5"><small id="vlbw5"></small></menu></dl><div id="vlbw5"><s id="vlbw5"></s></div>